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面奸魔事件簿之六

2020-06-29 03:45:40


面奸魔事件簿之六 十年重奸

□□■掳劫

“啊呀!啊呀!啊呀!啊呀!” 我猛烈的冲刺飞插,几到了最后的阶段,气息如风雷般急促! 在我紧压下的绵软娇躯,在震荡!在惨号!在痛泣!

“啊呀!死吧!啊呀!臭婊!啊……射精……啊……啊……” 我在 穴中狂乱地摆动铁硬的鸡巴龟头,吐出急激湍流的浓浓白液! 淫兽尽情发泄不是一般禽兽所能够发出的逞凶兽欲!

近一阵子,我爱煞了破处的奸暴行为! 这个处女,已经是接连的第五个受害者了! 而且是一个年仅只有十六岁的女孩,她受到我狠狠的施暴! 谁教她小小年纪,就卖弄风情,裸胸露体! 她背道而驰: 将“端庄”视为可耻! 视“贤淑”看为 疯!哼! 我就来一个反面的教育吧!我其实是一个真正的社会工作者!

你会说:这样对付一个弱质女流,太过份吧? 我是不是良知泯灭?? 魔鬼这个可怕的字眼,恐怕也不能来形容我啦? 嘿!嘿! 看我的无情手段: 在我大黑掌化成利爪与铁拍的天然刑具虐打之下, 那小淫娃的脸庞与胸脯,分别添上了五指分明的掌印与 刻了指陷的瘀痕! 强大的鸡巴在处女的窄窄稚嫩阴穴内,如一根火铁棒戳下永不消褪的烘烘烙印!

那些惨号!狂呼!厉叫!一般人是不愿闻听的, 然而在我来说却是娓娓之音,永远留着我的脑海记忆里, 这些不卒忍听的声响实在是大鸡巴的励志军曲, 它能让阴茎勃动!陶醉!兴奋! 嘿!嘿!

大清晨,我舒泰地返回居所,柚木的大门下已放了一份由报童派来的当日报纸! 我轻拾起来,走进屋内,先来一个怡人的热水温浴!

强奸的性欲得以舒泄后,再来温泉式的享受,真个是天上人间的妙绝安排! 泉浴过后,我吹着口哨,走到开放式的厅房,弄了一杯热腾腾的斋啡, 一边喝一边坐到软椅上,随手拿起几上的报纸闲看着。

看到中途,我突然被一段新闻与图片的消息吸引着视线: “……一九XX年S埠十大杰出商界豪杰选举…… 唯一入选的女性…… 是资产逾五十■美元的豪百跨国集团总裁张楚筠小姐……”

啊!张楚筠?名字挺熟啊? 是了!是了!记起来啦! 嘿!嘿!十年前被我首次强奸就得手的校花小美人张楚筠唷! (请参看“ 面奸魔追溯篇之一“初奸”故事一文)

我看着彩色图片,张楚筠笑容不展地 奖,一幅冷冰冰的模样! 她外罩行政人员常穿的套装,但底衣却是极其低胸的圆大 口黑裙! 在报纸不甚精美的印刷下,仍约隐约现窥见那道极之诱人的乳沟黑影! 那股长发如瀑帘垂泻,仍一如少女般半掩美面, 但真的真的!很好看耶! 想不到十年后,我的小美人变成了另一个簇新美艳的成熟尤物!

副文版内更有她日常的事迹与个性的描述: “……五年前张楚筠继承父业……在你虞我诈的商界上, 竟能屡闯奇迹,将保守的事业带上另一高峰…… 成功将公司业务跨国化……现年廿八岁的张楚筠小姐仍未有亲密的男朋友…… 她外表美艳绝伦,却不苟言笑,多少名流公子都以能一亲芳泽为荣, 可惜至今仍是全数碰钉败北而回!因此社交界都称她为冰山总裁…… 另据有关透露:其集团公司高层全以女性为主…… 有说公司内的男性职员若有业务上的失误,轻则受尽奚落侮辱,重则即时解雇! ……故她憎厌男性的传言甚为嚣于尘上……

……甚至有蜚言流播说她是同性恋云云……”

嘿!嘿!我边看边回缅着往日的奸暴小美人种种景象, 不由主地自内心发着奸笑……

她十年前给我这个 面少年色魔所奸污后,一直极度憎恨男人吧? 她继承父业誓要成为一代女强人的典范,为报复曾被男人的污辱吧? 现在仍未婚也不曾有异性朋友,实在太可怜唷! 想不到我无意地训练出一个冰山美人来啊! 嘿!嘿!

我片刻便被她的风姿与美貌深深的吸引着, 当日我即时四处找来大批有关报导她一切的刊物与杂志, 热衷地研究起来! 当然! 我绝对不是要对她展开追求!  面奸魔会追求异性的温柔行为吗?我祗会追奸! 而且是将她重奸! 嘿!嘿! 让她知道今生也逃离不脱了我的魔掌!

三天之后的一个晚上,张楚筠在城中最著名又华贵的丽真酒店出席一个特别的商宴。 太约十一时许,带着酒意的美人拖着一袭黑裳与其他宾客缓步而出厅堂, 一个打扮得很高尚的男人向她献着欣勤,但她好像很厌恶地拒绝了!

只见她自顾自地走到一旁的停车广场,赶走了她的私人司机! 驾着白色的豪华房车瞬眼间离去了!

我这夜是首度跟踪她的行动,并没有什么周详的计划, 一切只是走着瞧,回去再作打算与部署! 怎料到这个张美人并不是即时将车驶回大宅,竟然飞驰到郊外的半山之上!

当到达一个 望台的高地,她默默走出车来, 轻轻地倚靠着木栏,眺望着纸醉金迷的繁华夜色! 我的张美人,你内心原是这样落寞孤寂的吗?

嘿!嘿!这刻四野无人! 啊!这真是天赐的大好良机,不下手实在太对不起自己嘛! 两个默默的人,一个迎风凝视呆立,一个矫捷行动, 柔弱的颈部被快劈的手刀向后一切!她还未知晓发生什么事情,就在眨眼的功夫, 已经陷入了昏迷当中! 我先将电单车放在丛林的一角,明天再来取回也不迟! 然后驾着她的房车,轻轻松松地驶到我神秘的荒外住宅!

十年前她被我夺去宝贵的贞操,十年后她仍要被我玩弄殆尽! 瞧着我怎样对待你吧!!! 我的张楚筠小美人、我的女强人!我永远的性奴! 我心底内对她实在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我觉得我可以对她一而再三地奸弄也不会生厌, 真有别于一般被我强奸过后再不屑一顾的臭货! 嘿!嘿! 她太特别了!

我将张楚筠搬到我精心布置的阴沉地牢下, 再度接触美人的身体,感觉是崭新的, 少女那股青春气息虽已荡然无存,但换之而来的那种浓馥的女人成熟味道! 真个使我爱不择手!

我看着那低胸黑衣的 口, 再不是已往发育未全的小白胸脯了,那种澎湃的盈满感觉,使我看得眼也为之一玄! 啊!我这才发觉十年前的初奸所得到的实在太小了! 现在我要重新在她身上攫取得更多!更多!更多! 我不知何来的怜悯,不愿任由她置卧于冰寒的石地上, 暂且好好的安待她吧! 我在一角先铺好了厚厚的毛毡,将她仍未有知觉的躯体软伏在其上! 我盘算着,一个小时之后,她应会逐渐地醒过来了!

□□■SM主人的装扮

嘿!嘿! 我要开始悉心地打扮着SM主人的角色了, 是使人恐怖颤栗的,也是极其变态的装扮! 我返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有三个很大的衣帽间,中间的是日常的穿着,无甚特别!

而在左面的,嘿!嘿!就是强奸作案的几套 面用具与奸魔战衣, 这里有着因应不同时份与环境而穿戴的头套与装束,大约分为黑、红、白三种主要颜色! 最右面的一个衣帽间就是我珍藏着的SM服饰禁地了!

我先在一个抽柜中取出一个从外国特别“度头”订制回来的HOOD(头罩), 由于制造的公司是专门生产SM用品的!所以 钱挺贵, 美金索 也要三千多元!

这个HOOD我未曾用过,今天就为了折磨这个可爱的小贱奴, 我就为她首次带上这个卑不可怕的头罩吧!

这个头罩以Rubber的弹性物料所造成, 底色是以沉黑为主,但发着异样怠芒的光泽, 线与开孔的边位就捆上红色边子! 这种SM黑红配搭是外国最时兴的! 它将我由颈部至头顶的整个头颅完完全全地紧贴包裹着,没有多余的空 ! 它也极符合我的脸部轮廓,所以套了这个HOOD在头里,轻盈得感觉好像没有带似的!

HOOD的脸部位置开着两个眼孔和口洞, 而 孔的位置处,则有着很多几乎肉眼不能看见的丝丝微洞,令我的呼吸毫无 碍! 两个眼孔是略呈长细的椭圆形状,眼孔旁四周是捆着血红的边饰,沿着我的眼形圈引! 它能将我淫兽欲火的  眼神,凶恶地暴露出来!

至于口部的大孔,也是极其 合我独有嘴形的, 孔的周遭亦是环捆上眼部同一种红的边饰, 将我厚厚的狼唇跨张地勾划出, 在我施虐狞笑之濛,露出森然利齿,更显出恐怖恶魔的模样!

嘿!嘿! 我上身所穿的,与我钟爱的奸魔战衣款式差不多, 是竖 、束腰、敞胸的Leather质料紧身黑衣,样式像衬衫的类形, 当然是要突出着我自豪的满胸结实肌肉!

穿上黑衣后,我双手套上了包至上半臂的Rubber质料手套, 手掌的部位是红色,而手腕以上的是黑色! 这种手套质料极之贴薄,尤其是掌与指尖的位置,触角非常良好, 知道个中原因罢!嘿!嘿! 手套沿着下半臂的外侧,是一块有如鲨鱼的尖锐背鳍的血红硬边, 它是用来划打施虐的,使受虐人在皮肤不受伤的情形下, 仍能深深尝到刮伤的烫火滋味! 嘿!多残绘!

我的下身是一条黑色的Rubber质料短胯,阴茎延着一个半透明的红色弹性套, 当鸡巴长挺澎涨着的时候,这个套子当然随之增长! 它方便的地方是能随时更换,而在打真军的时候也当然可以舍去不用!

最后我的双脚就是穿上黑色及膝的贴肉长靴,靴的底部十分紧硬, 能与石牢的冷冰石块产生吓人的咯咯声响!

好了!我唬人的SM主人角色弄好了! 我的鸡巴也正在怒挺着,像等待不及似的, 指唤着我应该是行动的时候了!

□□■忆奸

我一步一步摇着大鸡巴,朝着地牢的石阶走下, 我从铁门的窗栅中,暗暗窥视牢内的她! 张楚筠已经苏醒过来了, 她没有站起来,仍然保持着海棠春睡的姿态! 她这刻眼神极其迷惘,流露另一种令人痴醉的美感! 她蹇着那对很幼,但却很妩媚的眉头,正在疑惑她身处何地?

我即时重重的开启那道铁门! 铁门即时反拍在石壁之上,发出隆然的“澎”“澎”声响, 小美人整个人震动起来,立即用手扶着身子坐直起来, 她不断眨动着长长的眼睫毛,那水汪略带蓝调的眼睛紧张的, 向门口的位置凝望着。

我威武地缓步迎着她青白的脸走进来! “嘿!嘿!嘿!嘿!” 我不说二话,自顾嘿嘿的阴沉地,以混浊的声线闷笑哼着!

“你……你是什么人……”她惶恐地问道。 我不答,继续嘿笑!

她见我不答话,也没有任何侵犯的举动,显然没有先前那么惊慌, 顿了一顿,她续问道: “你……为何捉我到这里来?”

我仍旧不答,但将嘿笑声音量逐渐一下一下的加大! 我要造成一种压力,将她压迫得透不过气来!

“你……你是绑架我吗??” 她心内一定以为如果是绑架的话,只是钱的问题而已,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嘿!<嘿!<<嘿!<<<嘿!<<<嘿!<<<” (注:看倌们,懂看乐谱吗!<是代表加重音息,愈来愈大声唷!) 我笑得越发大声,震耳欲聋!

她开始又惊怕起来了,但仍连串说着: “你……要什么……为什么只是嘿笑……说呀……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应承你的!你要钱吗? 我多的是,你说出怠码,我给你双倍!”

是说话恫吓的时候了! “嘿!嘿!臭婊!你有钱又怎样? 嘻!嘻!我可不是单单为钱的唷?哈!哈!哈!” 我说完又打着嘿嘿连声,跟着注视着她的双眼!她的脸孔! 然后将目光在她身上主要部位游移! 我的这种无声语言,当然能够传达我的淫欲意识! 她当然也能够心 神会!

她口里还不自觉又带无知的口气说着: “你……你想将我……怎样?”

我听了之后更加觉得好笑: “待你怎样?你现在还不知?正傻 !十年前你遭遇过什么?记不记得唷? 嘻!嘻!嘻!十年后的今天,你也要同样地再次经历呀!嘻!嘻!嘻” 我开始唤醒她的旧疮疤!

她瞪大无神但明慧的双眼看着我, 跟着用手激指着我的脸庞道: “你……你……怎知道十年前的事!你……你究竟是谁!”

我带着轻佻浮夸的语气说: “嘻!嘻!张楚筠,我的小美人,当年的美美校花, 你怎么这么快就将我忘掉啦?太负心了唷!”

“你……是你……是……” 张楚筠一边指着我,一边转着脑子歇力的想!想!回忆!回忆!

我从一角的 子上,取过了一个黑色的冷帽魔鬼面套, 一面套在头上一面地说: “给你点提示唷……哈!哈!十年前嘛! 黑色的魔鬼面套 着面的少年,微弱的床灯……处女的血……嘻!嘻! 先破处!后爆肛!哈!哈!哈!”

眼前是十年后的张楚筠,她终于明白到是什么的一回事! 她知道我就是十年前的恶魔,当下化惊为怒,大声地骂: “你!你就是那畜生!那禽兽!”

“禽兽!我恨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我发誓要杀了你!”

她激愤得有点异常,当下猛拔身子,竟向我虎扑般双手抓过来! 我当然不会给她轻易得手,在她的身子距离我不够五 左右的时候! 我出手如电并大喝:

“找死!臭 !” 我一脚就踢在她的肚腹之上,当然留着点力儿,但也够她痛过半死了! 她应声倒下地上,双手抱着肚子,曲着腰,痛苦地呻吟着! 我一手除去了刚才带上的黑冷帽,露出原来的Hood! 然后双手拱着腰,冷眼看着她痛楚兮兮的模样!

“嘿!嘿!楚筠!你这一生,夺贞之仇是没有指望报得到的啦! 嘿!嘿! 放心啊!你并不孤独,奸在我手上的女人,怕也有卅个吧! 每一个都像你呀,报仇无望!哈!哈!哈!”

我说得心情得意极了,道尽她们的惨况与卑屈; “你们这些臭 !真可怜巴巴!就连报仇最基本的,也没有啊! 仇人的真脸面你们见过吗?被人奸了谁也不知!找啥报复? 哈!哈!哈!哈!”

张楚筠伏着身,仍满腔怒火瞪眼看我: “你……你……这禽兽!瘟神!你不得好死!”

“哈!哈!我是禽兽又怎样啊!骂呀!你愈骂愈怒就愈美啊! 冰山美人加上怒火娇娃,挺棒!嘻!嘻!我喜欢呀!楚筠!” 我继续嬉皮笑脸!

她听着我的无耻说话,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当下俯身一手执着她娇柔顺服的美发,扯过她的脸庞, 对着我带着HOOD的狰狞模样,我声线一沉道: “好了!我不是和你闲逛,这夜乖乖的服从我, 明天一早我就让你回去,不然的话!先奸!后杀!”

“你这禽兽!我不会再给你得逞的!” 她怒睁着眼!嘴弩着!倔强地说。

“好!硬骨头吗?” 我说着,凶狠成性地就向她的粉脸重重刮下!

“硬是不硬?”再一巴掌!

“给不给我?”接续的又是飞掴! 小美人的嘴角给我刮得泛着血丝,正涓涓的淌布着!

“你好好给我听着,我是不会轻易将你杀了的, 我会将你奸 个够本!摧残个尽!你朝这牢角四周望一望呀?嘿!嘿!” 我顿了一会, 继续说:

“是不是看到有很多个黑色的镜头呀?这是很精密的电子器材, 这里的一切奸暴行为,都会被精采的拍下,经过细心的剪辑, 嘿!嘿!连你阴部的 毛也可逐根数出啊!哈!哈!哈!”

张楚筠听着打了一个冷颤: “你……你……”

“哈!哈!你不听话,我可不要紧,我就将这晚拍下录得的, 嘻!嘻!张楚筠小美人担任女主角,由我 面奸魔施暴虐奸, 哈!哈! 啊!著名集团的冰山总裁、十大商界杰出人士, 哈!哈!用这个主题,制成CD、VCD、DVD、录影带…… 哗!哈!哈!你说畅不畅销、好不好看!成千上万的男人争着要看你的雪白肉体, 那塞着鸡白的 道!插动着肉棒的屁眼!被吊着鞭打后的血痕躯体……” 我越说越起劲,越说越烂荡! 张楚筠猛掩着耳: “不要说!不要说!够了!够了!够了!”

“哈!哈!哈!还未了完啊!听够了吗?” 我说着突然巨喝一声,整个石牢充积着震耳的回响: “还从不从!臭 !”

张楚筠多年来累积成的冷傲与倔强的性格开始崩溃了, 我当然不会放过她: “莫要激怒我,杀了你,我也会将这个暴行纪录,再公之于世的啊! 让你死也不安不乐!嘿!嘿!”

“当然啦!你肯乖乖的,我就保证不会做罗!嘿!嘿!”

她轻轻的啜泣着:“真的?” 我见她已屈服在我的淫贱威迫下,就轻浮地说: “当然啦!嘻!嘻!来吧!哈!哈!哈!”

我随即一手将她单薄的黑色吊带裙粗暴地撕烂,再将她的乳罩扯脱! “唷!身形很窈窕啊!” 我就在石砖地上拥着她的胴体狂吻着!

“给我舌玩!臭婊!” 我刚命令完她,就一口吸下她的两片诱人双唇, 雄性的厚舌顶开她的牙关,切入她湿濡的口腔中,找寻那娇小的小蛇舌玩弄挑逗着! 她最初还有些微的抵抗,但终究敌不过我的蚺蛇巨舌,给我包缠下轻抖着!

我的右手随即捋下她的三角底裤,将我的巨鸡巴插进微微潺滑的 道里, 我望着她道: “嘿!嘿!旧地重游哩!嘻!嘻!来呀!啊……啊……” 我在虐待她的躯体前,来一记热身罢! “啊!仍是这么窄!啊呀!啊呀!妈的!迫得老子挺舒服啊!啊……”

我沉着腰、升着股!一下一下地力干, 我阴邪嘿笑道: “嘿!嘿!十年啦!你是不是不曾给男人操 过啦?答我!我的小美媚!”

“啊……不要这样大力……啊很痛……求你……很痛……” 她摆抖着腰显得很痛苦,我看见她这种反应,就更兴奋得用尽全力!

“答我!是不是只有给我干过!快答! 不然大力操死你这婊子!答呀!” 我加强腰劲,将力量灌注下铁硬肉棒,每一次深插将尽时,就用龟头撬着她子宫深处!

“呀!很……痛……呜……呜……我没有和其他男人做过爱…… 就祗……有……那夜……你强闯……进来……被你强奸了……呀……痛……” 她被我 得全身绷紧的抽搐,从阴道的紧缓状况! 我相信她的说话,我可以肯定她自慰的次数也少之极少! 这使我更充满无比的亢奋振发!

“呀!真想不到!太好了!你全属于我的!楚筠! 啊呀!啊呀!我插……呀……” 十年前的处女,十年后这个被我破膜的处女, 仍是不曾为其他男人所沾染过的玉女! 那教我不干得痛快吗?那教我不操得疯吗?

“呀!小美人,你实在太美了! 要做我的妻子还是做性奴啊?啊呀……呀……呀……” 我问着!我干着!我泄着!

□□■地牢施虐 我强奸了三十多个女性之中,什么类型都有, 少女的、少妇的、荡女的…… 每一个的美貌也相当,但到目前为止,却真的没有一个能及得上她, 甚至我那淫暴的女色魔朋友Lisa也是望尘莫及!

张楚筠有一种难以言谕的气质,给我两种不同的反应! 她既令我产生空前未有的怜护爱惜的感觉, 但也使我有强烈摧毁的兽性欲望! 这刻!后者的渴望侵袭着我! 不能忍耐了,我要好好对她施虐一番!

我发泄完第一次的高潮,吻着她的美脸,休息了一会儿, 我就再度站起身子,走到牢中另一角的衣箱中,取过一些女奴服饰, 我回头看着刚受完我大鸡巴肆虐的美人儿, 啊!她的侧面尤其好看,像极了希腊的完美无暇的凋塑! 我将衣服抛在她的眼前,跟着下达主人的命令:

“起来!你现在是一支母狗!知不知道!答我!”

她缓慢抬起头撑起身子,勉强地答道:“是!”

“是什么?”我喝问。

她哭着脸道:“我是一头母狗!”

我耻笑着她: “哈!哈!跨国集团主席也是一头可怜的母狗吗?你平时的威风雄姿那里放?”

我向她续说: “现在!我是你的主人,我要劳练你!叫我一声主人吧!”

她继续泣声轻啼:“呜……主人!”

“嘿!嘿!不错!穿起女奴的衣服!贱狗!臭 !” 我交叉双手放在坚挺的胸膛上,看着裸袒的她那缓缓更衣动作! 我的眼在享受着!

她开始穿起指定的奴隶衣着, 我要她上半胸尽露,两个大大的乳房在束腰的leather质料紧身服迫托下, 如炮 上膛的怒挺,像极两个一刺就破,吹得满涨的氢气球! 下体也是leather的短胯,阴道的部份是开着洞的! 双手带上贴肉的手套,腕上扣上钢环,双脚也同时穿上皮靴! 脚踝的位置上一如手腕附着 环! 现在她一身窄身的黑衣与雪白极了的肤色,是那么的强烈对比,令我瞧得入迷! 她的脸更益发冷若冰霜! 乳房的露突十分之劲!很劲! 三十六寸的乳房挺得有如三十八寸似的! 你说吓不吓人?想不想摸?

我看着她一件一件的服饰穿在身上,动作是那么的婉约,投足举止非常动人! 真看得内心悸动!跃跳不已!

“嘿!嘿!好!好!打扮得挺美!挺邪!喜欢极了! 嘿!嘿!现在带上头套!系上那黑色的GAS MASK吧!” 那个头套,除了眼 口显露出来,其它的都被黑布紧密的包缠着, 将她女性特有的纤美头颅曲线表露无遗! 那GAS MASK也是挺贵的东西,阔大的眼罩,嘴部是猪嘴的形状! 样子十分奇怪,美艳的女子带了它,有很诡异的味道! 令人看得悚然但却又有性的强大冲动,真是既迷离魍魉又是矛盾的气氛啊!

“好看!很诡秘!果然是我的一级性奴! 哈!哈!哈!现在轮到我行动啦!” 我取起 上的一个如手提电话般的摇控器,按了几颗红色电钮, 五条钢链在轧轧运行之声慢慢的在天花板上垂了下来!

我将其中四条链子扣上她的手足扣环上, 剩下的一条链子,就扣在她腰服后的一个小钢扣上! 她的人仍旧原好的站在地上,但余下来的时间, 她的整个身躯就任由我的摆布了!

我这个钢链劳役器,是极其复杂与精密的SM机械, 它分别有多条轨道,两组钢链可以在不同方位与高度滑行和收缩! 嘿!嘿! 我现在操纵着摇控器, 在张楚筠厉鬼般的叫声与一阵又一阵的械运作之声, 我已将她大字形凌空吊高起来,

“嘿!嘿!现在是双重鞭笞之刑!哈!哈!哈!” 我在刑具架上取过一支十来尺的长鞭子, 啪!啪! 我将鞭子横敲在石墙上几下子!

她无助的眼神看着我,透过Gas Mask发出沉浊的声音: “你……又想怎样?”

“嘿!嘿!要训练你绝对服从我这个主人,你体内流着的女强人心理余毒, 还未去清唷?我就给你去芜存菁吧!哈!哈!” 我左手接过鞭子,右手在肉棒上套上了一个黑光泽的套子! “嘿!嘿!怎样?我的鸡巴像不像另一条鞭子! 嘻!嘻!母狗!死吧……”

我 酒地三百六十度一个轻盈转身,左手挥出一鞭, 啪的一下就扫在她的腰眼,啕叫刹然响起! 痛声未绝之濛,我摇着七寸的巨鸡巴,大踏步欺身而上, 我下体的黑鞭子向她凌空的阴穴重重击入!

她的腰自然地向后一缩,我就将阴茎完全强种下她的子宫泥盆之上, 跟着我又猛然向后暴退一丈,整条黑鸡巴从 窍中飞将而出, 我左手一扬,黑鞭像毒蛇直窜,重点在她的臂弯上! 她不及喘一口气,痛一把声, 我冲前!挺腹!另一鞭又深插体内!

我稳着鸡巴不动,望着她道: “怎样!体内体外都痛得死去活来吧!哈!哈!痛不欲生吧! 再来啊!你这头贱极的母狗!”

我如是者重复着先前的淫乱动作十数次,她给我彻底的摧残! 嘿!嘿! 对着我的擘爱,我不曾软下手来的! 在一记深深的插入后,我除去了她的Gas Mask,重露出她天国姿容: “美人儿,不想再受这百般的折磨,就答允我一件事唷!”

张楚筠痛苦地回应: “你……你又想……怎样?”

“很简单!以后听我的吩咐,你要像狗一样听哨子唷! 明白吗?要随传随到,也即是给我随传随奸啦! 嘻!嘻!嘻!啊……” 我说着的时候,鸡巴慢慢的抽动着,以显示我的淫欲意向!

“你……你……休想!”她的语气并不坚决!

“好!还未调教够吗?你不作我的性奴也不行, 想想那淫荡的录影呀?哈!哈!”

“你实在……太卑不啦!”她有气无力的向我骂道。

“嘻!嘻!我就喜欢干这种卑不的手段,唷!你也替我想想, 我这么辛苦弄计!为的是什么?不也是爱你才这样干吗?” 我扮作可怜的哀求款语!

“你……这无籁!还说爱我……太可怕啦……你……你十年前偷进我家, 将我强奸……也是爱我吗?现在将我毒打……也……来爱我?你……真是衣冠 禽兽……!畜生呀!”她哭诉着。

“嘿!嘿!你没有其它的撰择啊!今晚给我尽情虐待吧! 嘿!嘿! 以后每一个星期,我都会唤你来这里,给我玩弄玩弄!就这样一直下去! 直至你喜欢了我或者是我玩够你啊? 哈!哈!哈!哈!”

我离开她的 道,再次按动着遥控, 这次的钢链不绝地运行着,将她的身体左摇右摆,使她不断尖叫 最后我将她的头朝下,肢躯横吊起来, 她的两支手合拢一如插水式跳水的模样,而双脚则大大的擘开!

我走到她的双脚间,再度调教好角度, 双手如拉马 般各执长发一端,黑色鸡巴插向她的屁眼, “嘿!嘿!是下一个绘刑了!拉 破肛!嗟……”

“哗……痛死……死呀……”狭窄的肛道冒出血来! 狂震的流线女体剧抖,使连系着她肢腕的钢链,发出连串的阴森锵锵金属之声!

我大笑!鸡巴狂锄,排山倒海无惧的向深渊前进! 我暴喝!双手分 扬发再扯,有若悬崖勒马嘶 !

我实在太大的激奋了!达到了空前的癫狂状态,理性尽失的我! 先像怒马摆首之姿,继而似河马张开血盆大口,发出豺狼撕碎猎物前的 叫! 最后像鳄鱼巨颚噬物一样猛咬下张楚筠的肩头上!

“哇……”美人不知第几次的惨嚎响彻石牢! 环回的立体声荡遍四周!

“哗!哈!哈!臭婊!这个齿印,就是我爱你的凭证唷! 哈!哈!哈!哈!哈!哈!哈!” 恐怖残忍已极的飞噬过后, 鸡巴再次舞弄!血洒肛门! “啊呀……”我得到了无比的喧泄震撼! 白液!血桨! 交缠!

这一个漫漫长夜,我将我的性奴强奸,口交,肛交, 以鞭笞作为间奏的乐段,我总共射了六次精!够轰烈吧! 嘿!嘿! 小美人的情况还比我“轰烈”呢!

翌日的上午,我绑着她的双手及 着她的眼睛,将她的车子驶到昨晚看夜景的地方! 然后解开她手上的绳子道: “嘿!嘿!再见啦?楚筠!下星期见我会以DD的名字找你唷!你知怎样办吧? 嘻!嘻!你自由啦!嘻!嘻!” 我走出房车,找回电单车,松容地远离而去!

一星期后!

“张总裁!有一个DD的先生找你,请按电话3线!”

张楚筠刚巧狂骂着一个高级男职员,当下喝道:“滚出去!” 男职员如获大赦,瞬眼走得连影也没有!

发抖的手拿起电话:“喂!”

“嘻!嘻!楚筠吗!嘻!嘻!知道我是谁吗?”

张楚筠颤着声道:“你……”

“听着!今晚七时! 望亭老地方等候, 不来的话……嘿!嘿!明天有大新闻啦!”

“……”

“喂!我要你穿露肩的黑色衣裳,迷你裙! 那才表现你玲珑的美态啊!哈!哈!”

张楚筠咬了咬下唇,怯怯的回答:“好吧!今晚见。”

断了线后,张楚筠狠狠朝着对讲机按着,继而喝道: “李派生给我滚回来!你死到那里去!”

那个晚上,张楚筠这权倾商界的娃儿又接续被我玩弄!摧残!

哈!哈!哈!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

暴力强奸
点击:906-0800:42何处为生
点击:5107-0303:40我被三个小男孩强奸
点击:3907-0703:21没穿内裤的淫荡女
点击:806-2303:34手淫引发的艳遇1
点击:4306-2702:58在公车上惨遭国中男生轮奸1
点击:2407-0503:12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1
点击:607-0403:07毁灭
点击:1307-0503:11强奸白衣美妇
点击:3107-0303:40轮奸处女新娘1
点击:16209-0911:10冬夜的人妻
点击:1807-0503:14女秘书被迷奸1
点击:11303-1420:34淫虐的味道
点击:3006-2702:57我的处女膜在公车上被捅破1
点击:4907-0403:07奸淫女军官
点击:1906-2603:53被小偷强奸的孕妇
点击:3007-0403:07带女儿去卖淫并将其强奸
点击:4306-2603:54被35人轮上
点击:11404-2416:46变身之路途1
点击:12203-2000:56【PUB的狩猎】
点击:5707-0203:01春药迷奸小姨子
点击:1206-2502:07迷奸受伤的姐姐
点击:8205-1802:52莎拉小姐姐的第一次
点击:806-2702:56公车上的连衣裙1
点击:2807-0503:15迷奸班主任
点击:11304-2200:50女神受难
点击:707-0703:20农村妇女
点击:4207-0303:40强奸处女艳尸
点击:9512-1918:14强奸女高中生之超爽体验
点击:2507-0202:58网咖干幼女1
点击:1607-0202:57和男友的父亲我是怎么了
面奸魔事件簿之六,性感丰乳翘臀少妇视频,性感丰乳图,性感丰乳图片,性感丰臀白裤子,性感丰臀少妇走光
性感丰乳翘臀少妇视频-成人影视是一个以图片和视频介绍成人影视男人爱看的狠恨爱,1024大香蕉A片,苍苍影院午夜最新,性感丰乳翘臀少妇视频水多的网站,男人都爱成人影视上的内容。
TOP反馈